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享游戏攻略,找游戏攻略,就上游戏记忆网(Ycomcom.Com)。
热搜: 星际战甲流亡黯道精英:危险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吐槽 > 同人小说 >

博德之门改编小说

      网络整理      2016-03-16

博德之门改编小说_游戏记忆
  “和怪物战斗的人,须留意勿让自己也变成怪物……当你注视着深渊时,深渊也在注视着你……”

.

                         -弗里德里希˙尼采

.

.

.

  黑夜中,一栋漆黑的高楼耸立,这个夜晚,闪电交作。

.

  高楼的楼顶上,一扇通往顶楼的木门被打开,一个男子蹒跚的从门后走出,他只走了几步,就虚弱的趴倒在地。

.

  就在这时,男子背后传来声响,他惊慌的回头,木门被一脚踹开,一个全身武装的高大战士,出现在门口,冷冷的俯视着男子。

.

  月夜的闪电轰鸣,照亮了高大战士一身漆黑的战甲,却照不清战士的容貌,黑角头盔遮掩了战士的容貌,只露出两个邪黄的目光。

.

  “不,你不可以!”地上虚弱的男子惊惶的说,无力的踢着地。

.

  “我将是最后一个,”武装战士握起那被黑色铁手套覆盖的拳头,然后竖起一根手指:“而你将是第一个。”

.

  “还有其他人,我能证明给你看。求求你!求求你!”男子爬起身来,一边叫喊一边倒退,但是他很快就撞上顶楼的护栏,护栏之后是漆黑的夜空……以及令人粉身碎骨的高度。

.

  武装战士握紧了拳头。

.

  一声闷响后,男子倒在地上,血从口鼻中流出。武装战士俯身,抓住了男子的脖子,将他举在空中,然后朝护栏撞去。护栏发出刺耳的嘎咂声,整个弯开,男子无力的被举在高楼之上,双脚悬空。

.

  他沙声哀求,挣扎着捶打着武装战士的手臂,但却毫无效果。

.

  武装战士黄色的双眼冰冷的注视着,男子的反抗在他手中愈来愈微弱,生命以可见的方式从男子瞳孔中退去。

.

  然后,声音止息了,男子的手垂了下去。

.

  武装战士松开那充满怪力的手,任由男子的尸身从高楼坠下。

.

.

  鲜血,染红了街道的碎石路面……

.

========================================

.

  【主角介绍】

.

  你常常听着养父的故事而入神,但不是被内容,而是被他生动的谈话所吸引。身在世界最大的书库中,你从小就知道许多古老传奇故事,并且练就一副好口才和表演技术。堡里的某名厨师特别喜欢你,你从他的乡野奇谈中,学会了说故事的技巧。葛立安是好心而聪明的父亲,他鼓励你在破音之前,找到一位更好的老师。

.

  你不知道你是怎样成为葛立安的养子,但这些年来,你从他的言谈和带泪的梦话中,搜集了关于你母亲的一些消息。她是银月邦联来的人类,是他多年前的老朋友。你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也没有事物可以证明她的存在,所以你相信她一定是在生下你之后就死了。也许是受到她的遗言所影响,葛立安常常在烛堡的长廊下独自漫步沉思,并且辛苦地把你拉拔长大。至于你的父亲,你从来没听说关于他的事。

.

========================================

.

  烛堡舒适地座落在剑湾的悬崖边,它是费伦大陆上最大的图书馆。它的城堡雄伟,与世无争,可说是“被遗忘的国度”中的一块乐土。它的地点偏僻,法律严谨,它也是你的家乡。

.

  这座神圣的知识殿堂是你冒险的起源。二十年来,你都居住在烛堡。智者葛立安是你的导师,他就像是父亲一样。葛立安向你说过无数故事,其中提到许多英雄和怪物、战争和悲剧、爱人与异端者。然而,有一个故事你从不知道:那就是你的真实身分。据说你是个孤儿,没有人知道你的过去。

.

  最近葛立安越来越少跟你讲话,好像有些什么事压在他心上。你语气婉转地问他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但他却没有回答。你知道他并非不在乎你的关心,他是个聪明人,时候到了自然会告诉你。尽管如此,他的沉默却让你感觉事情一定非同小可……

.

  葛立安今天似乎比平常还激动,他打乱了你日常的工作,匆忙地给了你一些钱,要你去买些装备准备上路旅行。他没有说为什么。你现在站在烛堡旅馆门口,准备为意料之外的旅行买些合用的装备。

.

.

.

.

.

.

.

.

.

.

.

  《5月1日,1369》

.

  【早上6点】

.

  一共是110枚金币!

.

  我已经将钱囊里的金币拿出来数了不下十次了,还是不敢置信,我很少有机会像今天这样一下子拥有这么多钱。每天在烛堡打工兼跑腿,一天下来跑得腿都快断了,有时候能赚几十枚金币,但有时候只能赚几枚金币而已。

.

  太反常了……父亲该不会把他所有的积蓄都给我了吧?

.

  我心里带着疑惑推开烛堡旅馆的大门,门一打开,音乐、酒香、谈笑声顿时飘了出来,我精神一振,这个气氛总是让我感到很舒服。

.

  我进门后直接走向柜台,旅馆主人温斯罗普在柜台后对我露出微笑:“嗨,年轻人!你回来见你的好伙伴温斯罗普,是吗?好吧,别忘了交5000金币入门费,你知道烛堡客人都要交。”

.

  我“嘿”了一声,道:“你总是这么爱开玩笑,温斯罗普。我每次听到都觉得很有趣,噢,当然也不是每一次都这样啦……”

.

  温斯罗普大笑起来:“呵!只是跟你开开玩笑,朋友。那些僧侣总是严肃地拿着木杖,但是我很欢迎你。葛立安把你教得很好,真的。那么,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吗?要饮料、房间,或买东西?”

.

  “好,你有些什么?”我问,我知道温斯罗普除了经营旅店外,还会进一些武器防具,主要供应烛堡军营的需要。

.

  温斯罗普从柜台下拖出一个木箱:“年轻人,我知道你和葛立安就要走了,最近路上很不太平啊,有很多传言……强盗什么的。除了背包、食物跟淡水外,一把趁手的武器比什么都重要。”

.

  “等等,温斯罗普,我已经有带着防身用的木杖──”

.

  温斯罗普从木箱中拿出一把短弓,放在柜台上:“你弓用得很好吧,年轻人?”

.

  我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

  “除此之外……”温斯罗普又弯下身拖出一个木箱,双手捧起一个上面布满上百个扣环的皮甲,放在柜台上:“你还需要一件皮环甲,上头的扣环可以帮你挡掉流箭与刺向你背脊的匕首,相信我,小伙子,它会在关键时候救你一命的。”

.

  “呃?嗯。”

.

  我应道,呆呆看着柜台上摆着的装备,感觉好像……有一点点不错,感觉自己好像即将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冒险者。

.

  可是,我对这些东西值多少钱完全没有概念。

.

  “这样要多少钱?”我问。

.

  “再加上一袋箭的话,我算你76枚金币吧。”

.

  吓……吓死人的贵……我的宝贝鲁特琴也才值5金币而已,好奢侈。当然,我知道温斯罗普的价格一向公道,但是对我来说实在……

.

  “对不起,除了必需品外,我只要买短弓跟一袋箭就好了。”我黯然道。

.

  这场交易最后以46枚金币成交,我买了基本用品、一把短弓,以及120根箭(并附了一个箭袋)。

.

  数数钱囊,里头只剩64枚金币。

.

  虽然知道不该让父亲久等,但是现在我还想再待一会儿,我实在很喜欢旅馆里面的气氛,酒香、交谈声、温暖的火炉,这一切我都喜欢,离开烛堡后不知要多久以后才能回来。

.

  我走到后面的房间,两个服装尊贵的客人一男一女,正在火炉边小声谈笑。男客人看见我时向我招了招手,大概看我的穿着把我当这里的服务生吧(其实这离事实也不算远),我走了过去。

.

  男客人露出优雅的微笑:“来烤烤火,年轻人。你如果想融化那些冷漠的僧侣,还真需要一些火呢。他们大都很冷淡,不是吗,亲爱的?”

.

  女客人同意道:“喔,是啊,亲爱的。他们都非常谦虚。”

.

  我很想叹气,这些“尊贵”的客人找我来就是讲这个吗?我回道:“他们在这里过着隐士般的生活,所以并不习惯有许多访客。而跟他们熟悉的人相比,你显得有点……花俏。”

.

  女客人露出夸张的表情:“花俏?亲爱的,也许我们应该穿得朴素一点?”

.

  男客人道:“亲爱的,那很值得试试,虽然我们可能没多少那样的衣服。他们的反应应该不会那么糟了。非常谢谢你的建议,文生,你说得很不错。再会。”

.

  我愣了一下,这两个是新客人,我应该没见过他们啊?我问:“先生,你认识我?”

.

  但是那一男一女却不理我,彼此谈笑起来,彷佛我是空气一般。

.

  奇怪……我步出房间,心里却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是我想太多了吗?仔细想想,这也不是什么值得追根究柢的事,大概是父亲最近有些沉默,导致我也疑神疑鬼起来。

.

  回到旅馆前厅,我抬头,看到前厅西北角长椅后面有个熟悉的身影。

.

  “爱文海先生!”我喊道,走了过去。

.

  法尔比˙爱文海也看到了我,说道:“哦,我刚从烛堡的神圣会堂回来。这次我们的铁矿危机,使得前往贝尔苟斯特的旅程比我想像的还要危险……你是葛立安的孩子?你长大了……对不起,请允许我这个老人稍微嫉妒一下年轻人吧……嗯,我留了个鉴定术卷轴在内堂的泰斯拖立尔那儿。他应该已经研究完了,如果你可以帮我拿回来,我会很高兴的。”

.

  ……我已经习惯烛堡的老客人看到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叫我跑腿了。

.

  想想时间还早,而且接下来烛堡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失去我,不如走之前就帮旅馆客人们跑跑腿吧。

.

  我想着走上旅馆二楼,一边走一边飞快的记下:

.

  “法尔比˙爱文海是一个常常从贝尔苟斯特来拜访烛堡的老咒法师,他留了一个鉴定术卷轴在内城的泰斯拖立尔那儿,所以请我去把它拿回来。我发誓,要不是我无穷无尽地跑腿,烛堡早就毁灭了。”

.

  这是我的习惯,有时候一次接了太多跑腿工作,备忘就很重要了。

.

  到了二楼后,经过几间熟睡中的客人房,我来到一间亮着灯光的客房外。

.

  “是的?我可以帮你吗?”里头的客人问。

.

  “很抱歉。我整天都在研读这古堡的典籍,使得现在有点眼花。”我说。当然,我总会找一些话头来探问一下,不可能主动告诉他我就是等他来雇我跑腿要小费的。虽然这个职业需要一定程度的厚脸皮,但也没有如此开门见山的。

.

  “喔,的确!这里真是收藏惊人。我来了好几次,钱都快花完了,但是却只接触到皮毛。许多来堡垒的人,大概只是想炫耀自己来过。这样做会让他们自以为变得更聪明,但一点小测验就可以证明大多数这些人仍处在猩猩的‘层次’。很抱歉,我胡扯太多,再会。”客人说道。

.

  嗯,这间不需要人帮他跑腿。

.

  然后是另一间。

.

  “什么?最好有人解释为何有闯入者!你解释清楚!”穿着绿色睡衣的客人大声咆啸。

.

  “抱歉。一定是我弄错房间号码了。真是对不起。”我连连道歉。有时候会遇到不等你解释就爆跳如雷的客人,根据我的经验,这时候什么也别解释,只要不停道歉并赶快离开就可以了。

.

  “嗯,原来如此,下次别再犯了。”穿绿色睡衣的客人说。

.

  ……

.

  看来今天旅馆只有老客人法尔比需要我帮他跑腿,我一边思索着一边走出旅馆,朝内城走去。

.

  烛堡分内城与外城,外城就是一个环形街道,而内城则是一座巨大的图书馆堡垒。通往内城的路,其实只有一个街道宽而已,内城的入口有两处,一处西北一处东南,烛堡旅店正好对着西北方的入口。

.

  不多时,我已穿过通往内城的拱门,来到内城的环形步道上。

.

  我正要找人问问泰斯拖立尔在哪,就看到身穿红色僧袍的泰斯拖立尔正悠闲的在小径上散步,我连忙追了上去。

.

  “先生,等等!”我喊道。

.

  泰斯拖立尔看到了我,从身上取出一卷捆好的卷轴:“法尔比叫你来找我,是吧……很好,把这卷轴拿回去给他,不过你得快点赶回来找葛立安。他在中央图书馆的阶梯上等你。我向你保证,孩子,绝对有很重要的事。”

.

  我点了点头,接过卷轴,转身朝旅馆跑回去。

.

  回程我不敢跑太快,毕竟手上拿的可是法师的东西,这看似平凡无奇的卷轴里一定有魔法,而有魔法的东西哪怕再微不足道都要小心些,这是父亲葛立安一再告诫过的。

.

  其实我对卷轴上头写什么相当好奇,但这是别人的东西,而且父亲正在等我,我不该再浪费时间了。

.

  进入烛堡旅店后,我找到了法尔比˙爱文海,并把魔法卷轴交给他。

.

  “哦,真高兴看到你虽然年纪轻轻,但对我这样的老头儿却不会以冷漠相应。把鉴定术卷轴给我吧,这对我十分有用。让我在你的身上施点小法术,它可以让你远离邪恶,避免今晚的危险侵袭你。”法尔比˙爱文海说着,递给我一瓶蓝色的药水,告诉我喝下这药水可以治疗伤势,在我接过以后,他念出一阵短促的咒语,双手快速挥动。

.

  只是眨眼的工夫,两条淡蓝色的光线从我身上划过,我低头看去,发现自己全身表面都散发著银白色的光。

.

.

.

.

.

.

.

  【早上7点】

.

  “老法尔比很感激我的帮忙。他在我身上施了魔法并告诉我说这个魔法能让我免受今晚可能遇到的邪恶侵害……我不知道高墙外有些什么,不过我想我很快就会知道了。”

.

  我在日志上如此记着。

.

  银白色的光芒已经消失了,从出现到结束,时间非常短暂,从头到尾我都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这个法术还在我身上吗?我不得而知,魔法对我来说太神秘了。

.

  然而比起这个,我更在意法尔比所说的“今晚的危险”。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跟葛立安没有回答的事有关?

.

  总觉得,今天每件事都很怪……

.

  思索间,我已经一路小跑到烛堡内城的侧面,就快到中央图书馆前的阶梯那边了。

.

  我转了个弯,经过图书馆前的小喷泉,就在这时,一个活泼的粉红色身影朝我跑来:“老古板葛立安竟然会让你不上课又不做事地跑出来玩。上课很无聊吧,我也是偷跑出来的。老帕夫卡斯˙温斯罗普正在找我哩,我昨天已经做了一整天的无聊工作了。你今天有空讲故事给我听吗?哦,看得出来你很忙。你要去哪儿?”

.

  糟糕……是爱蒙,我现在可不想被她缠住。我清了清喉咙,说道:“今天我恐怕没时间跟妳聊天啰,小朋友。我的养父要我收拾行李,却又不告诉我要去哪里。”

.

  “小朋友?我的年纪可没比你小多少,虽然你长得比较高。也差不多啦!旅行,嗯?我没出门旅行过耶,真希望能一起去。对,我真的很想去,真的。”

.

  就知道她会这么说。

.

  “好啦好啦,知道了。我去问问看,妳能不能跟我们一起走。”

.

相关内容更多资料百科  
收藏分享
网友评论
热点阅读
精彩内容